石阡县 望江县 乌什县 陕西省 尼木县 卢龙县 日照市 夏津县 肇州县 武安市 元朗区 文昌市 吉安市 盘锦市 绥德县 平江县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滕云
滕云
标签:女童 闲来斗地主 百度

加好友 发纸条

写留言 加关注
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706,983
  • 关注人气:14,51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博主被推荐的博文
滕云的这篇博文被推荐到新浪博客
此博主被推荐的博文:
  • 没有无缘无故的劫钞…

  • 相关博文
    谁看过这篇博文
    加载中…
    正文 字体大小:

    从鸿茅酒到三文鱼

    (2019-08-20 10:18:47)
    分类: 这个可以发

    三文鱼之辩闹到今天,已经从民生话题彻底沦为利益之争了,彻底得不能再彻底。

    其结果就是,科学没能成为最终的胜利者,它只是争利的工具。而所有参与争辩和围观争辩的各方,现在,恐怕都会感受到一点点无聊吧。

    这就对了。凡以科学始以利益终的辩论,都会令你以无聊结束观感。而这观感的发酵,又是漫长和隐性的,其终点,就是消极意义上的怀疑主义,就是荼毒你价值观的负能量。虹鳟鱼打没打败三文鱼不好说,但它首先已经打败了人自己。

    就像鸿茅酒案像人们展示的——谭秦东被抓了,谭秦东被放了,谭秦东精神失常了,谭秦东被审问了,谭秦东道歉了,谭秦东和解了……这是一个标准的利益程序,科学既无法染指其中,权力却能随时听由调遣。结果当然也只能是——鸿茅酒对健康的影响评估,没有答案。

    从鸿茅酒到三文鱼,都存在一个明显的争辩漏洞,就是权威而独立的第三方的缺席。这个第三方的存在价值,不仅可以挽救科学的到场,还可以规范辩论的规则。以三文鱼案为例,被动牵涉到的中科院,本可充当这个角色,但他们退却了;法院也本可以充当这个角色,但似乎没有人愿意邀其出场;政府当然也可以组成临时调查机构,但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到其可能性。至于鸿茅酒案,则干脆堵死了第三方出场的可能,以一种最野蛮的方式,直接杀死了辩论。

    从鸿茅酒到三文鱼,都沿袭了网络权利与现实权力之间的角逐规律。一场开放的辩论,本可以逼出真相和事实,涤清谣诼和谎言,将网络意见的优势发挥到最大化。但可悲的是,当现实权力以固有的姿态出现时,网络权利的孱弱就暴露无遗。既然无力对峙,就只能蜷缩于暗处,其姿态也从正面的辩论沦为消极的调侃挖苦,甚至成为网络意见的负面模板。于社会,它具有销蚀作用,于个人,它往往变成精致利己主义的温床。

    最新消息说,打假人士刘江,已就鸿茅酒提起诉讼。参照前说,刘江的举动,是值得特别赞赏的,因为它具有特别的意义。

    0

   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
    已投稿到:
  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发评论

      发评论

  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    

  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: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